• 2008-03-20

    土佐24万石物语 - [日本史]

    Tag:

    土佐24万石物语


          四国土佐高知藩,号称土佐二十四万石。
          土佐藩的前身,是丰臣系统下的小大名(小诸侯)。在天下易手的关原大战中,藩祖山内一丰认清政治气候的风向,在决定性的小山军议中积极向德川家康的东军输诚。在战后,山内家获得土佐一国的封地,二百年来世袭为德川幕府的“外样大名”(旁系诸侯)。其间,土佐藩成为名人辈出之地——从小角色晋身大藩侯的传奇人物山内一丰,因嗜好杯中物、而号称“鲸海醉侯”的幕末贤侯山内容堂(丰信),还有土佐勤皇党的武市瑞山、斩人魔冈田以藏,以及最具人格魅力的幕末志士坂本龙马……

  • 虾夷共和国物语(余话)


          本文改写自多年前(大约是2003年前后)的拙文《虾夷共和国史略》(以下简称《史略》)。不久前在一些论坛还看到过别人转载的《史略》,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转载本文的多是一些具有反日倾向的人(打着“北海道独立”等标题),大概是看到北海道曾经出现过一个政治实体,而感到十分兴奋刺激吧。这时我才察觉,写作《史略》的那时似乎萌念已差。...

  • 五、最后的孤臣
         

          五棱郭朝不保夕,虾夷共和国静候自己的死期。1869年6月27日,五棱郭降伏了。

          此时才真正走投无路的旧幕遗臣,在大难临头之际作出各种人生抉择,其中有人选择接受现实、向胜利者低头,也有一二人坚持拼命战斗——连虾夷这天涯海角之地尚且无法容身,何不舍身一战,...

  • 四、箱馆战争


          榎本武扬在虾夷建立政权,并无与新政府相争的动机。摧毁新政府在虾夷地的统治,辟出一处地方安置失去生存基础的旧幕遗臣,在榎本眼中大概是忠义两全之举吧。为此,在虾夷稳住阵脚的榎本,甚至一度仍寄望于自己对新政府的“叹愿”,希望新政府允许虾夷政权作为日本本土的屏藩而存在。不过,新政府却不作如是观,在北方的国防门户放任一个割据政权的存在,对于新政府而言是全然不可能接受的...

  • 三、箱馆五角星


        饱尝坎坷的榎本武扬,渐渐看到了希望。1868年十月十九日(新历12月2日,以下用新历)夜,榎本舰队到达虾夷的喷火湾,船上部队花费三日时间登陆鹭木。踏上虾夷海岸的榎本武扬跃跃欲试,想在这片土地上大展抱负,开辟出一片新天地。
        军队上岸后,榎本武扬先礼后兵,派遣使者向新政府的箱馆府...

  • 二、北上!


          在榎本武扬留洋期间,日本的政局不断生变。庆应年间日本国内政治斗争的焦点,早已不是“开国”与“攘夷”,而是“公武合体”与“倒幕”的争论。
          在乱局中,幕府对诸藩渐渐失控,幕藩体制迟早陷入崩...

  •   一、榎本舰队诞生 


          动荡的幕末,日本年轻人固执着各自的理想。徒有满腔热血、极端保守愚昧的诸藩攘夷志士,终日叫嚣着尊皇攘夷的口号,盲目地从事着激进的暴力排外运动。而稍具国际视野的那一群,被视为鼓吹开国的无耻卖国者,遭受无情打压。当幕府覆灭、新政府成立之后,幸存的攘夷志士以元勋姿态跻身高官要职,此时回首自己亲身参与的这场变革,却发现早已远离攘夷排外的...

  • 天台智顗判教思想考辩   


         自南齐隐士刘虬(1)作《无量义经序》,提倡“五时七阶”判教后,各家师说判教纷起,五时判教便成为中国南北朝时流行的判教之一。但由于南北朝时判教的直接资料十分欠缺,梁代编篡的《大般涅槃经集解》中有直接言及五时判教的地方,显得弥足珍贵,而要考察天台宗的实际创始人智顗大师(536-598)的判教思想,必须根据智顗与灌顶(561-632)的《法华玄义》。此外蕅益智旭对历代相承的不断继承并修正了被歪曲的智顗判教思想——“五时八教”的天台判教说提出异议,并试图恢复智顗判教的本来面目。

  • 《建炎以来朝野杂记》札记


          《建炎以来朝野杂记》是南宋著名史家李心传(1167-1244)所撰,《杂记》甲、乙集共四十卷,记述赵家南渡之后高宗、孝宗、光宗、宁宗四朝史事、史料价值颇高。此后成书的《续编两朝纲目备要》便是取材于《杂记》的。2000年中华书局九曾出版徐规先生点校的《建炎以来朝野杂记》,但其中一些地方,仍值得商榷,故整理成札记,以申拙见。识者正之。

  • 《史记会注考证》札记


          日人泷川资言所著《史记会注考证》,在学界颇有影响,前作《〈三家注史记〉札记》时,发现其中疏失之处亦不少,现将札记整理出来,所述亦不敢必,敬祁赐正。

  • 2007-06-14

    李朝名人录(四) - [朝鲜史]

    Tag:

    孤将李舜臣——五百元篇


        李朝水军将领李舜臣,以其英勇抵抗日本侵略军的事迹闻名于世,他死后被追谥为忠武公,他是朝鲜半岛南北一致推崇的民族英雄。在韩国,无论学校、公共场所都摆设李舜臣的塑像,甚至是军舰、勋章、街道都以李舜臣为命名。无论是韩国旧版500元纸币、还是新版的500元硬币,均选择李舜臣肖像作为正面图样。李舜臣与世宗大王并列,是韩国人的民族精神象征,大概是为着时刻激励国民的爱国激情的用意,李舜臣的形象才会一再出现在流通货币上。

  • 2007-06-14

    李朝名人录(三) - [朝鲜史]

    Tag:

    退溪李滉—— 一千元篇


          一千元上那位慈眉善目、头戴儒巾的老者,是韩国的大思想家退溪先生李滉。退溪是韩国朱子学的代表人物,他通过代表性学术著作《圣学十图》,阐述了性理学的理论,从而建立了韩国本身系统、完整的性理学体系。退溪被誉为韩国性理学第一人,三百多年后的梁启超曾高度称颂退溪:“巍巍李夫子,继开一古今。十图传理诀,百世诏人心。云谷琴书润,濂溪风月寻。声教三百载,万国乃同钦。”

  • 2007-06-14

    李朝名人录(二) - [朝鲜史]

    Tag:

    栗谷李珥——五千元篇


        人们常常将中、日、韩相提并论,实际上,东亚三国具有截然不同的民族气质。不过,三国民众都不约而同地呈现一个共同的性格特征——不可为之则不可为。这种价值观念,正是儒家思想基础上的上层建筑。

  • 2007-06-14

    李朝名人录(一) - [朝鲜史]

    Tag:

    世宗大王——一万元篇


          韩国货币由韩国的中央银行韩国银行发行,货币单位为“元”(won)。现行的纸币面额有1000元、5000元和10000元三种,硬币则有10元、50元、100元、500元四种。在这些货币当中,也蕴含了相当多韩国历史的掌故。一般人只要掏出这些大小不一的货币稍微端详,并了解货币上图案的来历,就已经可以对韩国的历史、文化有一个大致的认识,就这点而言,韩元作为韩国国家名片的作用无疑十分显著。

  • 高丽末社会矛盾的激化与统治思想的危机


          高丽末,阶级矛盾,统治阶级内部矛盾以及外部的民族矛盾皆日趋激化,内忧外患,险象纷呈。权近概括当时形势说:“今水旱相仍,饥疫荐至,公数月之储,民乏一夕之资。老弱转于沟壑,饿殍僵于道路。加以邻国屯兵近境,侵我封疆,诱我人民,倭贼又深入为寇,州县骚然,弃为贼薮。守另不能御,将帅不能制。自古危乱之极,末有甚于此时者也。”

  • 前 言 

       
          程朱理学,在朝鲜通称为朱子学,十三世纪末世祖忽必烈时,始传入高丽,故早期朱子学,也称为高丽朱子学。在高丽王朝时期,朱子学经过上百年的引进和传播,到十四世纪末李朝建立后,便上升为正统的思想。此后五百余年间,朱子学对朝鲜社会生活各方面影响之广泛和深远,为朝鲜历史上任何一种思想所无法匹敌。
          那么,朱子学是怎样由元朝传进高丽的?作为一种外来思想,为什么会被异国所接受,并迅速成为其统治思想?这就是本文所要探讨的主要问题。

  • 2007-06-07

    宋代中朝通商考略 - [中国史]

    Tag:

    宋代中朝通商考略


          本文所论述之中朝贸易,宋代所指是北宋和南宋,不作严格区分,而统称宋;朝鲜所指是高丽王朝。通商一是指国家之间使节进行的官方贸易;二是指民间进行的私人贸易。

  • 从李滉与赵穆关于《心经》的论辩看李退溪心学之特点


          《心经》与《四书》、《近思录》二书,同为李朝时代的朝鲜理学大家李退溪(1501-1570)及其门徒修学之基本教材,而退溪万年所作之《心经后论》,是其对心学研究独具匠心之著作,通过这一著述,我们可以窥探退溪心学之大义,同时,退溪作为理学在朝鲜的主要代表人物,在朝鲜文化史上占有极其重要的地位,他的哲学就是以心性为核心的。(1)值得注意的是,退溪及其受业弟子月川赵穆(1524-1606)之间,曾有过多番的对《心经》的答问论辩,乃至1566年,月川对《皇明通纪》中所受篁墩程敏政之三事作文呈之于退溪,退溪在见此文后便说:“篁墩先生吾昔日尊仰不啻如山门如神明。自见考示,不胜悼心失图,且疑且怪,无以自释也。”(2)之后退溪后写下《心经后论》一文,可见,月川对于退溪之心学,是颇有影响和贡献的,同时退溪援引月川之造诣以为己用者也是比比皆是,因此,对照研究二人的论辩,以从中了解退溪心学之特点,是很有必要的。

  • 略论安藤昌益对《四书》的批判及其哲学意义(二)


          (三)
          值得注意的是,除了《自然真营道》中的《四书评》之外,昌益还在《统道真传》中的《世世圣人皆盗自然论》和《孟子失道论》两文中,继续展开了他的《四书》批判。其中,有相当一部分是重述《四书评》中的思想。

  • 略论安藤昌益对《四书》的批判及其哲学意义(一)


          《论语》、《孟子》、《大学》、《中庸》合称的《四书》,在经南宋理学大家朱熹编定并为之作注后,取代了《五经》的地位,一跃成为儒家经典的最高权威。在中国的数百年间,中国儒家学者对《四书》可谓奉若神明,视为金科玉律,极少有人怀疑它的真理性、遑论公然的批判了。而18世纪日本学者安藤昌益(1703~1762),却敢于藐视儒家的权威,对《四书》发起了一场猛烈的批判,写下《论语评》、《大学评》、《中庸评》和《孟子评》。昌益对与儒学的批判,集矢于《四书》,把重点放在以《四书》为最高经典的宋明新儒学上,既带有儒学总清算的性质,又构成了昌益的社会思想总批判的一个重要方面。

  • 略论老庄思想对日本的影响(二)


        四、日本历来有不少思想家和学者均受到老庄思想的影响
        在圣德太子之后,奈良朝的儒者葛井广成虽然在其上朝廷的对策文中提倡儒学,而且非议老庄,但他对老庄学还是下过一番工夫的,而在他的著述中,也有对儒、道“二教”义理的解释。

  • 略论老庄思想对日本的影响(一)


          《老子》和《庄子》的思想,对日本有相当深刻的影响,这也是中日文化交流、中日哲学思想交流的重要内容之一。在日本哲思想史的特征中,可以明显地看到老庄思想的影响,但由于老庄辩证思想在日本不算发达,因此这一领域的研究和发掘也相当有限。本文拟就老庄思想对日本影响方面,试略论如下。

  • 日本早期净土教产生与发展之特点


          以阿弥陀佛为崇拜对象,以往生极乐净土为信仰内容的印度净土教思想及经典,相继形成于公元世纪末至2世纪初左右。后经龙树菩萨(公元150?~250年)及世亲菩萨(公元320~400年)的阐扬,逐渐形成了一套完整的思想理论体系。而日本净土教基础上成立,发展起来的。

  • 琉球国王列传·上篇(四)


    尚永
          尚永是尚元第二子,生于公元1559年。世称大金武王子(又称阿应理屋恵王子)。公元1573年,尚元王逝世,尚永继位为王。亦即尚永登位这一年,明朝在位长达四十七年的大昏君万历皇帝朱翊钧登基,改元万历。此时还身为世子的尚永派遣正议大夫郑宪等人入朝,庆贺新帝登基,并报告琉球先王的死讯,请求册封新王。两年后的冬天,尚永再遣长史梁灿﹑使者卫荣等人请求册封,万历帝始命戸科左给事中萧崇业﹑行人司行人谢杰为册封正副使,准备赴琉球册封事宜。经过数年准备,在万历七年(公元1579年)夏季,册封使终于出发,前往琉球。

  • 琉球国王列传·上篇(三)


    尚宣威
          尚宣威是尚圆之弟,约莫生于公元1419年。自从尚圆(金丸)兄弟父母离逝之后,尚宣威与其兄相依为命。之后因为尚圆为乡里所不容,遂跟随其兄长渡往本岛,谋求出路,与之共士尚泰久。后来尚圆被尚泰久所提拔,尚宣威也仰仗兄长,陆续升官,叙任家来赤头,后又准戴黄冠。尚圆即位为中山王之后,受封越来间切,称越来王子。尚圆在位六年即病死,因为世子尚真年幼,群臣遂拥立尚宣威为中山王。但是尚真之母---世添大美御前加那志,不满尚宣威掌权,急欲己子尚真登位,就暗中谋划,侍机将尚宣威推下王座。成化十三年二月,神祇君手摩“现世”。按照惯例,尚宣威在首里城行庆贺之礼,巫师从内殿出奉神门,东面而立。但此日巫师皆西面而立,大异于常,并且借鬼神之名,宣布立尚真为君。琉球此时尚未从落后的神权制度中摆脱出来,神权甚至可以干预国王的政权,而举国上下也对神权十分敬畏。朝堂上的诸臣见此情形,皆“惊疑无措”。不久,世添大美御前加那志得以借题发挥,迫使尚宣威让出王位。退隐后的尚宣威回到旧有领地越来。半年后的八月初四,世添大美御前加那志以图谋不轨的罪名,将其杀害,享年四十八岁。之后又加谥义忠。

  • 琉球国王列传·上篇(二)


    尚金福
          尚金福是尚巴志的帝六子,生于明洪武三十一年戊寅。尚思达死后,遗命由叔父尚金福袭位。尚金福即位的当年正直明朝的新旧交替,正统皇帝驾崩,景帝继位,改元景泰。直至景泰二年(公元11451年),尚金福才遣使察都入朝报告尚思达的死讯。因为福建倭寇为患,延至景泰三年尚金福才以王叔身份遣使请求袭封中山王位。景帝遣左给事中陈谟(或说乔毅)为册封使,董守宏为副使,持敕赴国册封,赐予礼物。翌年尚金福遣谢恩使入朝解恩。

  • 琉球国王列传·上篇(一)


          十二世纪,琉球正处于按司割据时代,各地按司修筑堡寨,独霸一方。经过将近两百年的相互火并和兼并,到了十四世纪,琉球本岛的形成了三大势力。盘踞在首里城,以那霸﹑浦添﹑中城﹑具志川﹑胜连一带为其势力范围的浦添按司,是为中山王﹔盘踞在佐敷﹑玉城﹑大里﹑真壁﹑丰见城一带的大里按司,是为山南王。以今归仁城为据点的今归仁按司,是为山北王。三王鼎立拥兵割据,史称“三山割据时代”。

  • 琉球国王列传·下篇(四)

    尚泰
          尚泰王是尚育王之子,排行第六,生于公元1843年,幼名思次良金。公元1848年即位,时年仅仅5岁。

  • 琉球国王列传·下篇(三)

    尚温
          尚温为已故世子尚哲之子,幼名恩五郎金,生于公元1784年。领中城知行一千五百斛,故世称中城王子。
          公元1794年,尚穆王逝世,作为世子遗孤的尚温继承王位,命其叔父尚图为国相,当其时年仅十二岁。

  • 琉球国王列传·下篇(二)

    尚益
          尚益王是尚贞王之孙﹑已故世子尚纯之长子,生于公元1678年,生母为闻得大君加那志毛义云(具志川亲方毛盛员之女),幼名思五郎金。即位前先后领有佐敷﹑宜野湾﹑读谷山﹑中城等地。由于尚纯世子未及继位就英年早逝,所以在尚贞王逝世之后,按长幼之序,有世子之长子继承王位,是为尚益王。尚益王也是个短命之人,未及册封,在位三年就亡故,没有施行多少政策,生前唯一的大事,就是他在即位的翌年修复了首里王城的大殿。公元1712年阴历七月,尚益王病逝,寿三十五,葬于玉陵。